ovoki

你是

是影
总的来说
是光

8102快结束了我竟然还在看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万绮雯的腿真靓。

所以,我想问有没有就是


除魔世家传人马小凛本凛生计所迫不得不靠捉鬼四处敛财(所得财物皆被本人在各大国际珠宝展上挥霍一空),马家祖传有训马小凛不得为男人流泪否则会失去通身灵通。

马小凛在除魔时与原本是英国人却意外成为僵尸的库丘林(偶尔会直着跳并且常为长得过快的指甲烦躁)相识。

然后经过这样那样的种种三流狗血剧情之后,我预想的结局是马小凛看着库丘林远去的背影心想,难道年仅二十的我还不能为爱情流1滴眼泪吗。


这样的沙雕同人看?

2018-10-01

【狂王凛】魔女的番犬

各位过年好!最近的魔女梗珍素泰棒惹!
* 双方都是人外
* 狂化的忠犬 × 凶残的魔女
* 有血腥描写

“这他妈是谁家的狗崽子?喂小混蛋叫你别乱动!”

远坂踩住小崽子滑溜溜的腰腹,脚尖朝泥泞里压了压,他嶙峋的胸骨隔着新换的羊羔皮靴底还硌得慌。经过好一番折腾,远坂总算从他嘴里抢下最后半本被啃得七零八落的魔导书。抖抖书页上黏答答的口水,她随手把前护卫扔到长满可疑牙印的魔偶碎片上去,这下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定受害者无一生还。

“——那么小子,你怎么赔我?”

她用杖尖把男孩长满乱蓬蓬蓝长发的头颅拨过来推过去,怎么着也没法从他脏得不辩本色的脸蛋上找到富贵人家的影子。如果是不远处那座大城堡里娇生惯养的小少爷...

2018-02-15

瑟坦特

插播一则来自于卫星观测部门的傻X改编段子。



  九岁的瑟坦特,三个月前给送到神父言峰绮礼那儿做从者。圣诞节前夜,他没躺下睡觉。他等神父和吉尔伽美什到地下室喝红酒去了,就从神父的立柜里拿出一小瓶墨水,一支笔尖生了锈的钢笔,摩平一张揉皱了的白纸,写起信来。
  在写第一个字母以前,他担心地朝门口和窗户看了几眼,又斜着眼看了一下那个昏暗的神像,神像两边是两排窗户,玻璃上绘满了圣徒。他叹了一口气,站在讲台前边,把那张纸铺在讲台上。
  “亲爱的迦勒底各位员工,”他写道,“我在给您写信。祝您过一个快乐的圣诞节,求上帝保佑您。老子没亲没友,只有您这些熟人了。”

  瑟坦特朝黑糊糊的窗户看看,玻璃窗上映出蜡烛的...

2017-12-07

伊丽讽运营纳谏

观万圣节活动有感。

      伊丽修五尺不足,而形貌昳丽。朝服比基尼,窥镜,谓大公曰:“我孰与埃及艳后美?”大公曰:“君美甚,艳后何能及君也!”埃及艳后,迦勒底之美丽者也。伊不自信,而复问城民曰:“吾孰与艳后美?”城民曰:“艳后何能及君也!”旦日,咕哒从外来,与坐谈,问咕哒曰:“吾与艳后孰美?”咕哒曰:“艳后不若君之美也。”明日艳后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大公之美我者,私我也;城民之美我者,畏我也;咕哒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见运营,曰:“臣诚知不如艳后美。臣之大公私臣,臣之民畏臣,臣之御主欲有求于臣,皆以美...

2017-12-05

十三点五十的迦勒底

习以为常的东西。
小卖部里骗氪骗方块骗种火材料骗一切要master头发的奸商。

开始习惯的东西。
玛修小姑娘日日费着心劝谏她不争气的御主勤俭一些,和她一起去收集亮晶晶的碎片。

本该存在的东西。
有谁在的医务室。
是找不到的东西。

My room里昨天来串门的玛丽小姐看着我,哎呀Vive la France,master是掉了什么吗?
没有没有你接着唱,我还以为会有人走错房间偷吃蛋糕。
你在说什么呢,哪里有这么奇怪的人。
哈哈也是。

打开右手边的仓库门,掉出一堆情人节时迦勒底的大家看我可怜送的巧克力,没有一点巧克力味,指不定是去哪批发的大路货。隔壁仓库里竖得满满的种火,打开门摇晃着干瘪的叶子沙沙作响,怎么听都是在取笑...

2017-09-30

【陈×古】上班

* 完全是妄想产物。

* 含有角色死亡情节,慎入。


到时间了。

腕表塞进袖口,拎起公文包,方才还一言不发的同僚们纷纷起身,整个大厅走动成一片黑西装的海洋。陈逸涵向几位熟人点点头,悄无声息上了路,准备开始今天——也是他最后一天的工作。

露水重重,湿漉漉地连带着低狭的天色压迫道上行人。遑论好坏,他在这路上来回数十载,不是没想过有走完的时候。但当真到这一天,难免会有些踌躇,原本熟得不能再熟的泥石拐角,荧光土木,因这将至未至的别离都变得莫名地远,突然地古怪。

路还是得走,不管是陈家湾李家坝子王麻子沟,日日夜夜,他独自走过。


凉风簌簌,四下无人,正是...

2017-09-01

【枪凛】DESIRE

库丘林是在乘警带走远坂凛那天对她产生兴趣的。

之前他印象里是有一个不甚明了的影子,黑丝袜红上衣长发样子不错,没了。和地铁站上别的美女大学生没什么两样,隔着月台的几次照面,她又那么矮,一转头就教西装垫肩长卷毛给吞没了。


那天准备带新来的小子熟悉下工作环境,才从别的郡调来,大早上就在公寓门口敲敲打打,前辈前辈的叫个不停吵死了。等车时跟个小媳妇似的贴在身旁,一声不吭,眼睛亮亮地四处打量,看见身材火辣的妞就朝库丘林挤眉弄眼。

他困得要死。

一路上和这愣头青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已经够呛了,对他这种可耻的猥琐行径,库丘林没有一点要加入的心思。他摸摸口袋里的烟,寻思要不要在车到站前来一...

2017-08-28

【枪凛】异乡人 上

* 原创角色出没注意

* 原作角色老化/死亡注意


门铃不紧不慢地响了一路。

伦恩打开门,五月的和风捎来一小片花瓣落在他松垮垮的睡袍上。

门外站着的东洋青年好修养,对日上三竿还睡眼惺忪的伦恩视若无睹地摘下礼帽,彬彬有礼地躬身道:“打扰了,请问您是库丘林先生的代理人吗?”


伦恩揉揉眼,从指缝间打量身着黑色西装,鬓角打理得整整齐齐的男子,有气无力地回答:“是,我是他的代理人伦恩▪奥康奈尔,有何贵干?”

说是代理人也就好听了些,以库丘林叔父成天晃悠上山下海不见人影的性子,实际上不管是叔父还是奥康奈尔家的一应破事都会找到伦恩的公寓上来,多半待他逐一解决...

2017-08-12

© ovoki | Powered by LOFTER